欢迎来到天珠收藏网

品藏 | 天珠收藏:回归常识与真相

2020/01/21 栏目:天珠
TAG: 本文暂时没有添加标签

天珠到底是什么?被传的“神乎其神”的天珠,真的有那么好吗?

微信号:qinglan0756
添加微信好友, 获取更多信息
复制微信号

天珠英语是gZi Beads, 藏语叫(si , 斯)汉语译为“斯”或“瑟”,又称“天降石”。在《藏汉大辞典》里天珠的解释为:“亚玛瑙,猫睛石,一种宝石,俗称九眼珠。入药能治脑溢血” 。最早的天珠为象雄天珠,象雄天珠诞生于古代横跨中亚及青藏高原最强大的文

文 | 赵薇

天珠的收藏,一直伴随着各种传说与神话。仅关于天珠的来历,坊间流传说法就有16种之多。但在画家、天珠鉴赏家陈士奎先生看来,天珠收藏应回归理性与常识,不应人为增加过多玄幻色彩。

“天珠分为自然形成与人工制作两种,最早的天珠为天然而成,珠子身上有不规则的眼状图案,但是数目很少。”陈士奎说。在古人看来,天然天珠是日月精华所致,因此成为人们眼中吉祥的象征,此后更是与信仰相连,从而具备了佛教法器的意义。

天然天珠数量的稀少,让人类开始思考这一“天降之物”的制造工艺。人工制成的天珠最早出现于西亚的阿富汗、伊朗一带,人们在红色半透明的玉髓或玛瑙之上,加工出白色的图案,珠子有大有小,图案不尽相同。这种美感与神秘意义并存的工艺品传到藏地后,西藏人民又在其基础上加工演化,最终成了如今为人们所熟悉的藏地天珠。而这种工艺天珠,又有新老之分。

西亚天珠

“一般认为,老天珠是指‘至纯天珠’,” 陈士奎介绍说,这种天珠主要为唐代及之前所制,材质优良,工艺考究,历时悠久。其加工工序主要有两道,首先,选取质地优良的玛瑙进行白化处理,此后,在白化的天珠上,用藏药、草料等多种天然成分进行镶饰、染化,从而产生黑白相间的纹路。

在陈士奎眼中,这一过程既神圣又神奇。由于天珠被赋予了宗教意义,因此在制作过程中,一般伴有僧侣诵经,令其更富神秘色彩;在另一层面,坚硬的玛瑙质地,居然可以被染料“吃”进多达数毫米之深,由外向内浸润出一层均匀的黑色,这一变化历程可谓神奇。

老料天珠

曾有研究者指出,此种天珠制造工艺,自唐代以降便已失传。陈士奎对此并不认同。多年前,他曾结识一位祖上制作天珠的西藏友人,这位藏族朋友告诉陈士奎,小时候,祖父曾经教过孩子们如何以古法制作天珠,家中至今保留着手工钻孔所使用的工具。只是当时天珠价格不高,制作工艺尤其是钻孔工艺又尤为复杂,因此到了父亲一代,就没有再传承下去了。

因此陈士奎认为,制造天珠的古法,并不存在“失传”一说,“藏传佛教没有失传,藏民的信仰没有失传,制造天珠的工艺自然也就不会失传。”但值得关注的是,从唐之后直至清代,关于天珠的史料记载的确出现了缺失,“希望更多的专业人士对此予以关注,将这一段重要的历史补充、完善起来。”陈士奎说。

清朝时,市面上出现了玛瑙与玉髓的替代品,即玻璃制作的天珠;及至晚清民国,合成的老料天珠又开始流传于世。但无论是玻璃天珠或是老料天珠,都已不再属于“至纯天珠”。

玻璃天珠

近代“新天珠”的制作,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,最初多为台湾人对西藏及西亚一带天珠的仿制。此后,天珠在市场上逐渐得到认可,并因其特有的神秘色彩而高价频出。“其实,过去藏人所用的天珠,并不在市场中交易买卖,”陈士奎说,“匠人制成的天珠大多被送往寺庙,很可能是由僧侣赠送给虔诚的信徒。”

天珠屡屡创下拍卖高价,也引得许多制作者与收藏者步入认知上的误区。一种是一味做旧。年头较长的玛瑙会自然风化,呈现出马蹄形纹路,有些制造者或商家在对玛瑙进行染色时,过度腐蚀以求达到老化效果,结果适得其反。“这样的操作下,天珠上只有黑色部分出现马蹄纹,很明显就是做旧的,因为真正风化造成的纹路应该是遍布珠体的。”陈士奎这样解释。

藏传天珠的权威鉴定,你会吗?

新老天珠鉴别方法很多,主要是材质问题。很多市场上纹饰清晰、好看的一般商品珠,最难解决的是材质问题,古代材质地理范围较窄,资源易耗尽、难以复制。 第一就是材质,古象雄时期或者说印度、尼泊尔所产的玛瑙或者红石髓,有它本身的属性,在鉴别老天珠的时

玛瑙天珠上风化形成的马蹄纹

另一种误区,来自对“眼”数目的盲目追求。天珠上的眼型图案,因数目不同而各有讲究,一般来说,九眼为最高级。“现代人误认为数目越多越好,有的做了巨大的天珠,上面许多眼;还有的追求6眼、8眼,寓意顺利、发财,这都是对天珠图案的误读,失去了原有的意义。”陈士奎说。

在他看来,工艺天珠的优劣,还是应依据材质及工艺进行划分。上品的天珠,材质应为质地纯净、半透明或微透明的玛瑙,其中又以带有细微朱砂点者为最优;同时,工艺天珠中的精品,应以至纯天珠为标杆,形制规矩、比例得当、线条流畅,黑白图案之间过渡自然,孔道的大小和打磨的工艺也要特别讲究。

“天珠身上蕴含了神性,也富于宗教意义,但工艺天珠归根结底还是工艺品的一种,”陈士奎说,“我们珍视天珠的神圣性,但不应过度解读,而是要以常识和理性进行判断和考量。”

马益群

资深收藏版编辑,中国副刊品藏栏目主持人。亲历了中国收藏界和艺术品市场兴起发展的整个过程。雅好收藏,偏喜奇石、紫砂壶。出版专著《大漠奇石》。现担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奇石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。

主编:丛子钰 |编辑:袁浩

END

热门阅读文章

本号姓“副” 欢迎来“刊”

王蒙:不忘金庸

大地有多大

王钢:忍别二月河

家住百万庄

1979年的那个春节

静静的九如巷

有一种乡愁叫小名

大师笔下的中国母亲

观旧照,忆文西

收藏在茶中的记忆和友情

难忘老师的笑容——深切缅怀徐中玉先生

本文源自头条号:中国副刊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关于西藏天珠的一些看法

天珠属于藏族兄弟姐妹们佩戴的饰物,作为其它民族的人佩戴西藏天珠还是有很好的不了解,毕竟佩戴天珠还是有很多的讲究。 在我们佩戴天珠之前,必须要对天珠进行很好的净化,这是购买天珠之后佩戴之前必须要做的程序。我们不防可以使用以下的几点方法去净化天

复制成功

微信号: qinglan0756
添加微信好友, 获取更多信息

我知道了
添加微信

微信号: qinglan0756
添加微信好友, 获取更多信息

一键复制加过了
微信号:qinglan0756添加微信
qinglan0756